<ruby id="15xqp"><i id="15xqp"></i></ruby>
  1. <optgroup id="15xqp"><li id="15xqp"><del id="15xqp"></del></li></optgroup>

    <ol id="15xqp"><output id="15xqp"></output></ol>

    <ol id="15xqp"></ol>
    舉薦給朋友
    收藏鬼婆婆
    當前位置: 鬼婆婆 > 長篇鬼故事 > 沉淪永世

    沉淪永世

    來源:鬼婆婆鬼故事(www.nj028.com)作者:藍鯨不藍 時間:2015-10-22 12:16

    我叫小梁,現在從事程序員行業。

    與大多數普通人一樣,我為生計而努力著。

    每天重復的工作,重復的作息,生活就好像一曲單曲循環的歌曲一樣。

    我這個人要說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的,大概我的人生軌跡有點奇怪吧。

    這樣說吧,我是一個失憶癥患者,記憶從七歲那年開始中斷了十年,我完全沒有這十年的記憶。

    所以,這就好像我的整個童年和青春消失了一般,這讓我很煩惱。

    我父母是普通的農民,我突然失憶他們也是拿著沒辦法,家里的積蓄根本就不足夠折騰。

    生活很現實。

    失憶沒什么可怕的,只是會對過去自然而然的恐懼。

    恐懼在于未知。

    這就好像在幽暗的山路上一個人前行,你聽到動靜卻不敢回頭一樣。

    因為你回頭什么都看不見,只有不見底的黑暗。

    于是乎,我的記憶從十八歲這年重新開始了,我學了一門技藝,也就是編程,最后當了一個普通的程序員。

    在一線城市,拿著這三千的工資,活得沒有什么干頭,那升得極快的房價真的讓我不敢在這座城市里面呆一輩子,我更有可能的是以后賺夠了錢然后去農村生活。

    當然,如果不遇到那件事,或許我的人生路線就是如此了。

    想知道我的故事嗎?來吧。

     

    02 一封信

     

    二零零八年,我照常上班,電腦上的光標跳躍著。

    “小梁,有你的信。”前臺遞過來一封信。

    這年頭用信件交流真的不多了,網絡時代誰還用信件呢?

    當然,除了我爸媽。

    他們在農村生活了一輩子,用手機根本用不習慣。

    我捏了一下信封,還挺厚。

    拆開。

    字跡非常清秀、工整,像是一個少女的字跡。

    還記得我嗎,小梁。

    我會給你一個驚喜的。

    落款是王倩琳。

    然后就是一大堆照片,一個學校的照片,這些照片里面沒有人,都是一些景色照。

    王倩琳?我不記得我認識這個人,是寄錯信了嗎?

    我遲疑了一下,繼續翻閱著那些照片。

    古典的教學樓、廢棄的籃球場,還有一個爛黃的秋千。

    忽然,一陣劇痛感涌入我的腦海。

    秋千?

    我仿佛抓住了什么東西,但又記不起來。

    照片中的學校我知道,是我們鎮上的一所小學,當年爸媽為了幫助我恢復記憶把我帶過去好幾次,據說這里是我小時候就讀的學校。

    這所學校在幾年前就莫名其妙的關了,沒有任何理由。據說是因為工程不達標,屬于豆腐渣工程,說是要拆但好幾年了還屹立在那。

    沒有人打理的學校就好像樓一般。

    這個人,我想大概是我的小學同學吧,但是小學那段記憶完全是丟了,我肯定是記不得這個人了。

    我把信重新封好,放到背包里頭,繼續工作。

    我沒發現,不遠處有一雙眼睛一直盯著我,充滿了憎恨和憐憫。

     

    頂一下
    (3)
    60%
    踩一下
    (2)
    40%
    本篇鬼故事標題:沉淪永世|鏈接地址:http://www.nj028.com/wd/4587/
    喜歡本類型的鬼故事請移步到長篇鬼故事頻道http://www.nj028.com/changpian/
    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推薦鬼故事
    • 地府刑場

      序章 二樓漆黑的臥室里,母親緊緊抱著十五歲的女兒,眼神充滿著驚恐。女兒見到母親的...

    • 代價

      一個視頻一碗泡面 出租房凌亂狹小,蘇云在這兒已經住了三個月,可每次推開門依然會習...

    • 瘋魚

      楔子 月光撥開云層,露出了半張蠟黃色的臉。 借著微弱的月光,貓頭鷹的膽子壯了些,它...

    • 死亡合租

      床下有只手 哇!這房子真不錯!一放下行李,姚云姍就由衷地贊嘆道。 在姚云姍面前呈現...

    • 丁字巷

      神秘人 黑暗中的廢墟,是唐英的寶庫。 此刻是凌晨兩點,商業街上的霓虹燈減弱了許多,...

    • 異物

      楔子 那天我和簡詭在黃泉酒吧喝酒,簡詭是一個特殊的異數畫家,當他感受到靈體存在的...

    人人骑导航